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 原创作品

扶贫杂记

发布时间:2016/9/8 10:45:12  来源:吴寿昌  阅读数:1451

201697,是州志办很沉重的一天。

但因约好帮扶村,下午有几个因出差未能与“大部队”一同下村的同志,须下村“补课”。于是,吴寿昌、杨毅、欧阳可、杨骏生、欧阳修富五人,如期前往鸭塘街道高泉村。因太分散,只能集中走高泉村的高峰寨。

高峰寨离高泉村本部较远,徒步需40分钟的行程,因孤悬于外,进寨公路需借道四联村的丫口寨。因为行政区的所属不同,丫口寨到高峰寨的公路还有2.2公里是毛坯路,尚未硬化,一般车辆难于通行。高峰寨进寨一端由群众集资十万余元,群众投劳硬化了1.1公里,但因为中间没有硬化,等于丫口寨到高峰寨的交通一直不畅。

我们驱车到丫口寨,然后泊车徒步,沿着40度以上的山梁拾阶而上,足足走了近半个小时,才到高峰寨。

 

只走到一半,四联村的某自然寨已离我们很远

 

高峰寨含4个组,全寨102户。因为交通不便,地势高寒,群众十分贫困。外出打工和外迁相当严重,现今,只有常住户45户。而留下来的,除了“老弱病残”外,基本都是“老板不要、家里依靠、半个劳力”的年老返乡农民工。村庄凋敝,田土荒芜,触目惊心。

 

荒了好几年的大块田

                                                           

 

因没有劳力,寨前好田都到处抛荒

走进帮扶困难户,了解到的贫困之集中,贫困程度之深,成因之复杂,解困之无助,不免令人唏嘘!回来的路上,我们一致同感:凯里城边的贫困远比我们曾经帮扶过的榕江两汪农村严重。

以下是我们在只有45户的高峰寨,走访的其中6户:

1.欧阳修富的帮扶对象户:潘文基。两个孩子,一个病亡,儿媳出走,一个打工生病。留下两个孙子要照顾。两老口,一个老病号,一个新病号,都不能挑抬。

 

2.吴寿昌的帮扶户之一:王飞。王飞曾经是王家三个儿子中的正常人,另外两个是哑巴。另一个哑巴兄弟早年病故,但王飞今年也撒手人寰,留下哑巴大哥和82岁的老母亲及在读中学的孩子。未婚的哑巴大哥成了家中唯一的劳力。老人在悲泣,我们无言以对。

3. 吴寿昌的帮扶户之二:潘文夫。潘文夫夫妇今年均72岁,与儿女分居,女方失明。没有指定养老送终责任人。一旦不能生活自理时,将会是严峻问题。

 

4. 吴寿昌的帮扶户之三:潘德昌。潘德昌已届六旬,是“老板不要、医院要”的返乡农民工,其妻患严重的骨髓炎,右足残疾,丧失一半劳力。两个孩子在读高中。住居紧张,要求移民搬迁,但搬迁后怎样找钱供孩子读书,楸心不已。在场的组长也连连摆脑壳。

5.欧阳可的帮扶户之一:王秀武。王秀武已过七旬,老两口均患耳疾,孩子是一个40多岁的老光棍。困难而不能婚娶,自有其难言之隐。

 

6. 欧阳可的帮扶户之二:潘元丁,收养一女。养女已读大学,老妇一人留守。我们到的那天,勤劳老人还在坡上辛劳,一直未能谋面。带队组长介绍了情况。

因住户分散,寨上又人少,找人问路都成了问题,只有到劳作田野去询问。

回程的路上,我们一行的心情更加沉重,汗水夹杂着泪水,眼前一阵阵模糊。

(文:吴寿昌  摄:吴寿昌、欧阳修富)

评 论(0

  该文章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