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名村古寨

木商时代遗珠——抱塘村

发布时间:2015/1/9 14:57:25  来源:黔东南新闻网  阅读数:1609

 

抱塘全景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优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我以为,此生定要跨越千山万水去到滁州,才能领略到北宋欧阳修在琅琊山上写下《醉翁亭记》里的佳境,不曾想,900多年后,我竟在可望亦可及的天柱县邂逅了这样一个美如画卷的古村落。

    造访抱塘村是在一个欲雨未雨的日子,也许,这种迷蒙的天气最适合走访这样的村落,滋滋润润的容易诗情激涌,即便笔拙的我置身于这样的美景,也难免会浮想联翩了。

    抱塘村很小,方圆才3.8公里,地处天柱县东南部,苗侗四十八寨中心腹地,属坌处镇管辖,距县城46公里。据远口《吴氏族谱》记载,明朝初年,第一个到抱塘开基的人是吴尚忠,他由远口老寨迁来。吴姓居住约一百多年之后,明正德年间又有粟子能携其子粟文福、粟文兴由湖南会同来抱塘建宅居住,到清朝前期,已是颇具规模的村落了。岁月流逝,沧桑百年,抱塘穿越历朝历代的时光,而今犹如一方古玉,更显得剔透玲珑,空灵隽永。

古祠上的雕花装饰

金锁桥

印子屋

    人称抱塘有三多:树多、歌多、古建多。

    “苗家从来喜植树,山寨无处不飞花。”一入村头便见古木参天,杉松杂木青翠成林,一条小溪从寨前缓缓流过,环境十分优美恬静。抱塘人对树的膜拜来源于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并立下了“永禁碑记”,碑文如下:“立禁议字:情因我等地方山多田少,全赖杉木为生。近年以来,多有将杉木砍伐以谋私利者,致使无良之辈从而效尤。或入山窃砍,或临溪偷栽裁,种种弊端,贻害不小。兹我等约众公议,主杉木只许全根条子生理,不许腰截栋子出售。而黎靖两属,亦不留栋子,以滋弊端。自议之后,倘有不遵仍蹈故辙者,一遇运卖栋子即放火烧毁,决不宽恕,窝停之家一同重罚。立碑永远为禁。”立碑禁伐,抱塘人爱树护树及对环境的自觉可见一斑,难怪村里的人都说,抱塘男人一生三件事:盖房、娶妻和植树。抱塘山美水美,与世代生活在这里的苗家侗寨人精心呵护是分不开的。

    醉人的风情和文化,是抱塘的另一种美。

    抱塘村作为苗侗族四十八寨重要歌场之一,其民族风情浓郁。每年农历七月十五开歌堂,无论喜事或“玩山”,都以歌传情,以歌达意。所唱的侗歌有高山调、河边腔;苗族飞歌更是唱响山里山外,苗侗歌舞的自然妙合更是其他地区鲜见的文化“奇观”。可惜我们此次去没有遇上歌山人海的歌堂盛会,寂静的歌台躺卧在小溪流上,被飘下的红叶薄薄的盖上一层,一种时空的错位感笼罩着我,仿佛水声呢喃,人声呢喃,一任我放尽心灵去捕捉与欣赏。

    抱塘是一个极具历史文化时空感的地方,以古建筑物见长。

    抱塘遗存的苗族古民居和明清古建筑数量之多,令人刮目相看。至今保存完好的古民居35栋,印子屋7栋,宗祠2座,风雨桥2座,土地庙13座,古井2眼,学馆遗址1个,碑刻8通,石板路18条,花街路10条,堪称清水江一绝!跨越了岁月变迁,每一幢古建筑都是一个故事。它们见证了跨马游街的春风得意,阅尽了家长里短,豪门夜宴。

    在抱塘当老师的村副主任吴国林特地带着我在村里走了一趟,那一幢幢白墙青瓦的深宅大院依然错落在村里之间,布局雅致,形成一个规模宏大的古村落建筑群,无论是哪一幢印子屋都设石库门进出,四周砌高大封火山墙,以便防火、御敌、防盗。内部结构为一进或二进穿斗排扇式木构建筑,设天井,防火池,地面铺石板。有的为四合院,中间是正房,左右建厢房。现在抱塘遗存的明清印子屋多达七栋,每一栋都高大气派,雕梁画栋,富丽堂皇,足见抱塘当年之富庶程度。细看建筑细节,极尽精细之工,马头墙、门楣门槛、窗花棱雕、画栋雕栏,残破之处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据原村主任吴远亮介绍,抱塘之所以拥有如此多的古建筑物,与其所占的地理位置优势和得天独厚的森林资源生态是分不开的。抱塘前临黄金水道清水江,后倚贵州天柱出入湖南靖州的湘黔驿道,水陆交通便利,加之紧靠明清时期清水江流域的木材集散地“内三江”(锦屏县茅坪、王寨、卦治)和“外三江”(天柱县三门塘、坌处、清浪),特别是与水码头三门塘一衣带水,只有5公里的距离,而且还有支流三门溪相通,一年四季都可以放运木排。商贾多会于此,络绎于驿道,抱塘人既充当林农和“山客”,又为来自长江中下游各省的“水客”充当买办,从中得到极为优厚的经济回报,把白花花的银子,封成印子屋,民谣“三门塘多银子,抱塘多印子,中寨多谷子,偏坡寨多木夫子”在四十八寨广为流传,“抱塘多印子”一时成为美谈。经过几百年的风雨沧桑之后,终于积淀成一种独特的地域文化,历史上清水江鼎盛辉煌的木商时代演绎到这里就戛然而止,留下了一段永远值得人们怀念和向往的木商文化时代!

    养在深闺人也识,如今的抱塘村已是名声在外。近年来,中央卫视、福建东南卫视、天津卫视、贵州卫视等媒体,频频来到这里拍摄原始森林和侗、苗族文化风情,看到原始森林里枫叶如丹、层林尽染的自然美景时无不为之兴奋和感叹,在村寨中流连忘返。看着透明的溪河,不忍探水涉足,唯恐搅浑了水的洁净。是的,抱塘村小溪流动的全是山林间流出来的天然矿泉水,据这里的老人介绍,经常在溪中泡澡,还可祛病健身。

    不知不觉,半日时光已过,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喊寨的锣鼓声、提醒村民们防火声,一声一声地震荡着整个寨子,悠然自得的村民也纷纷回转家去。这样的时分总是感觉凡俗的尘世已离我远去,心就渐渐地下沉,沉入一口古井,微波不兴,宠辱不惊,平和安宁。抬眼望去,抱塘成了一幅黑白水墨画,白灰的水、灰白的墙、浅黑的树、深黑的瓦……

    我想,下次我还是会来抱塘的,这样的村落让我的心就有了一种如归的亲近。( 图 / 金可文 文 / 吴国雄 

评 论(0

  该文章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