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数字黔东南 > 交通

穿山越谷成大道——写在贵州高速公路突破4000公里之际

发布时间:2015/1/4 16:44:37  来源:新华网  阅读数:1419

 

施工车辆在惠罗高速公路断杉段行驶(1126日摄)

  历史上,蜀道难,黔道更难。“地无三里平”的贵州近年来高速公路建设速度位居全国前列,2014年底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突破4000公里,形成10个省际互联大通道。西南地理中枢贵州正升级为真正的交通枢纽。

  六横七纵 高速公路网踏平黔路难行

  从1988年贵州第一条高等级公路拉通贵阳到亚洲第一大瀑布黄果树的美丽风景线,到今年斜跨武陵山脉的松铜高速打通湘黔渝边界跨省通道,4000余公里高速公路在高原上形成六横七纵的美丽线条,不仅连通贵阳与八个市州中心城市,更贯穿奇秀的喀斯特山水,延伸到苗乡侗寨、工厂矿区和美丽乡村……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类疲惫心灵的家园”,世界十大“返朴归真、回归自然”旅游目的地之一。过去交通不便,遥远的旅程把多少游客挡在民族风情画卷之外。厦蓉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向世界揭开了传承千年的侗族大歌和岜沙枪手部落的神秘面纱。

  地处乌蒙山腹地的毕节市威宁、纳雍、赫章三县,过去是连老司机都头疼的“交通死角”。如今“世界最佳湿地观鸟区”之一的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便捷的交通成为世界爱鸟者的世外桃源。

  驾车跑遍了川滇黔三省的王成赵感叹,“蜀道难于上青天,黔路更比蜀道难”。黔路漫漫,路在天外,天外山重山。“现在开车再不担心贵州的路难走,而是担心高速公路出口太复杂,只好装个导航。”

  飞驰在贵州高速公路上,车在画中行,车窗外莽莽青山悬挂着飞瀑,松柏与翠竹交错,溪流与田园相间。“条条路都是景观大道”,这是“中国公园省”贵州高速公路建设把握发展和生态的底线,向精细、环保、人性化迈进的目标。

  攻坚克难 大山里谱写“桥隧交响曲”

  喀斯特高原苍山如海,贵州山地和丘陵占国土总面积的97%,崇山阻隔一度挡住了开发开放的脚步。

  “隔山喊得应,见面要半天。”黔南布依族苗寨自治州瓮安县建中镇山区的村民,在各自居住的山头上大喊一声都能听得见彼此,想见面却要走一两个多小时山路,再搭乘渡船过河。贵瓮高速上横跨大峡谷的清水河大桥将两岸的时空距离缩短到几分钟。

  贵瓮高速总工程师张明闪说,清水河大桥是亚洲山区第一长钢桁梁悬索桥,多项技术创新和突破,为该类悬索桥参数设置提供了详尽样本。

  据贵州省交通厅统计,贵州目前共有各类公路桥梁1.6万多座,全长139万余延米,其中特大桥16416万余延米。“中国第一跨”坝陵河大桥跨越关岭大峡谷,全长2237米,桥面至坝陵河水面370米,可抗百年一遇的大风。

  厦蓉高速全线沟壑纵横、桥隧相连,为避让著名的肇兴侗寨风景区核心区,肇兴隧道穿越4752米的溶岩地区,攻克了岩爆、涌水等工程技术难关。水盘高速发耳隧道位于煤矿区,在国内已建公路隧道中瓦斯浓度和穿越煤层数均属罕见。

  或穿山越岭,或锁河平溪,贵州高速公路平均桥隧比达到45%以上。特殊的地形地貌逼出了建设者的创造智慧,多项工程技术创新填补国内空白,有的甚至世界领先。

  后发赶超 升级交通枢纽融入“一带一路”

  高速公路建设正成为贵州后发赶超的缩影。贵州经济起飞势头显现,交通建设需求集中释放,高速公路网络不断完善,地理中枢成为真正的交通枢纽,并引领新一轮产业转移和产业结构调整。

  贵州省交通厅总规划师邱祯国说,交通规划充分考虑与产业的对接。到2015年,5100公里高速公路在贵州境内形成“六横七纵八联”骨架,覆盖全省数十个百亿元以上级产业园区及风景名胜区、农业产业园。

  今年启动建设的“环贵高速圈”总建设规模1952公里,除了补齐沿边贫困地区交通“短板”外,到2017年建成时将形成21个高速公路出省通道,加快构建贵州与周边互联互通、有效衔接发展新格局,形成内外互联互通、对外大开放的环省产业带。

  贵州处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中间腹地,两大支撑带战略的实施,将使贵州近海、近边、近江的潜在优势逐步变为现实优势,为扩大对外开放和加强区域经济合作创造历史机遇。(王念、齐健)

评 论(0

  该文章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