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名村古寨

平寨鼓藏节

发布时间:2014/12/22 16:49:31  来源:黔东南新闻网  阅读数:1484
 

 

   1120日,农历九月二十八,黎平县平寨乡平寨、腊亮、岑同三村的苗族同胞欢庆他们期盼已久的盛大节日——“鼓藏节”。

  鼓藏节苗语称“努间”或“努凤农”,相传始于三国诸葛亮南征时期。当时的苗族先民生性剽悍,喜好擒拿格斗,作战骁勇,不轻易屈服于外部的束缚与制约。诸葛亮在征服南疆的过程中,发现苗族先民有喝酒、吹芦笙、斗牛、唱歌跳舞的喜好,于是用“斗牛—吃鼓藏—庆丰收”来对苗族先民加以引导和规范,增强南疆治理,促进民族融合,代代相传沿袭至今。开始时13年举行一届,后改为每6年一届,民间用“7年两头吃”约定成俗,每届在当年秋收后10月份举行,节日期间有斗牛、吹芦笙、踩堂等活动,是苗族最为古老而隆重热烈的传统节日。

  今年有幸参加平寨苗族鼓藏节,40多年来,我还是头一次。节日期间,苗乡那种热情淳朴的待客方式、神秘虔诚的祭祀仪式和优雅华丽的踩堂活动,让人入痴如醉,于是情不自禁用镜头和拙笔尽量记录下那写感人的一幕幕……

  按照传统习俗,平寨及周边村寨约定吃子午牯。范围包括苗族比较集中的平寨、岑同、腊亮3个村寨和塘旧、岑柳、岑优、岑更等侗族集中的村寨。平寨、岑同、腊亮3个村寨今年择吉日在农历后927日至10月初2日过苗族(甲午)鼓藏节,其他几个侗族村寨今年之内视情况自行确定过鼓藏节的时间。

  平寨苗族(甲午)鼓藏节包括“斗牛”、“迎宾”、“踩堂”、“送客”等活动。

  斗牛一般提前两年开始进行,由鼓藏头率先买打牛,组建本地区斗牛协会,每次斗牛之前,由鼓藏头召集会员议场,确定斗牛对数和斗牛打斗时间。为提高信誉,预防牛主临时悔约,双方在议场的时候必须交纳一定的押金(一般1000),规定如果哪位牛主悔约,其押金将由另一方享有,不予退还。一切准备就绪后,由斗牛协会张贴海报,告知周边村民斗牛信息,然后如期举行斗牛。今年农历后924日,平寨牛场举行本届(甲午)牯封场斗牛。至下一届牯开始,该牛场将不再举行斗牛,尚未战败的斗牛,或出售或由牛主自行组织到其他牛场去邀约打斗。已经战败的斗牛原来在过鼓藏节时将被宰杀,现在因为斗牛价格极其昂贵,有些牛主也选择低价出售,将打牛换成黄牛或猪进行宰杀。

  平寨苗族鼓藏节农历后927日进客。这天,村寨路口用竹子搭建迎宾门,中间坠着一只大牛角,下面用桌子摆放着腌鱼、糯米饭和醇香的米酒,两边站满身穿苗族盛装的青年男女,芦笙和锣鼓手分列两边,敬候客人光临。每当一批客人到来,芦笙吹奏迎宾曲,敲锣打鼓放炮欢迎。客人要品过牛角酒,尝一块腌鱼,嚼一团糯米饭后才能进寨。进入这道寨门,你便完全融入门口那副朴实的对联之中。上联:来是宾住是客;下联:喝是情醉是义。横批:与我同乐。

  踩堂是苗族鼓藏节的重头戏。因鼓藏头行动不便,本届鼓踩堂活动由鼓藏头指定一位寨老主持。踩堂之前,必须举行祭天地祈平安仪式,先把村寨社祭坛的杂草清除,撑一把红伞在社祭坛顶端正中位置,伞下摆放猪头一只、糖果若干、刀头12个、鲤鱼12条、敬酒12杯、米12碗、筷子12双,盛米的12个碗上各插着1炷香。寨老头戴八角法式帽,身穿阴阳法式服,面向社祭坛,烧3打冥钱,双手合十,口念梵语,行鞠躬礼请先师到位。然后,宰杀一只大公鸡围绕社祭坛宴血,宴血结束,寨老左手握一把宝剑立于胸前,右手持打鬼符(1根箭竹,3根打鬼树,1根关门草组成),围绕社祭坛来回左右挥动,驱走一切鬼神,祈福村寨风调雨顺、老少平安、兴旺发达。祭祀结束,燃放鞭炮、吹奏芦笙、敲锣打鼓,由寨老率领进入堂子,并围绕堂子转3圈,告示堂子已经清扫干净,踩堂活动得到先祖神灵的庇护,整个仪式用时约1个小时。吃过早饭,姑娘和后生们身穿苗族华丽盛装,大家一起在村口集结,时辰一到,按照芦笙手→姑娘→锣鼓手→鞭炮手的顺序,由寨老率队进堂,踩堂正式开始。苗族踩堂由芦笙手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踩堂的姑娘随着芦笙手的步伐(苗族芦笙一般有迎宾、游行、进场、邀姑娘进堂、退堂、送客等7种曲调,踩堂常用4番、7番、12番、17番四种步伐),不停地变换着舞步,有时原地摇摆、有时左转、有时右旋、有时侧身、有时360度大回环,加上身穿无比绝伦的艳装,个个都俊俏靓丽,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无法分辨。为活跃气氛,交流情感,在踩堂的时候,周边村寨的亲戚朋友都组队入堂打甩(汉语意思是对踩堂姑娘的服饰和优美舞姿的一种肯定,然后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客人打甩一般都自带芦笙队,同时准备几根一丈多长的竹竿,每根竹竿由两人抬着,将入堂打甩的东西放在竹竿上,一字排开站在堂边做好准备。等主队芦笙曲调快要结束的时候,前来打甩的客队首先燃放鞭炮祝贺,主队敲锣打鼓欢迎,客队芦笙手及时替换主队芦笙手,吹奏自己的曲调,带领踩堂的姑娘走自己的舞步,主队芦笙手退场休息,客队抬东西的人员入堂逐个打甩,每人一份。客人用来打甩的东西不尽相同,有布匹、毛巾、床单、现金(20元或10)等。当天退堂,仍按入堂顺序由寨老带队出场。踩堂的这3天,出入堂子都由寨老压阵,活动都是姑娘踩堂,亲朋好友前来祝贺打甩。

  10月初2日,是平寨苗族鼓藏节散客的日子,主人早起蒸糯米打粑粑、开腌桶掏腌鱼(腌鱼是本地区苗族馈赠客人的上等佳品),准备回客的礼物和煮早饭。由于本次鼓藏节圆满结束,达到主人“一朝吃鼓,千年享福”的夙愿,饭桌上,主客双方心情格外舒畅,猜拳行令,唱歌劝酒。客人这家刚喝酒,那家主人又来请,客人这边刚落座,门外马上有人在等候,此起彼伏,拉客人抢客人随处可见。客人每到一家都必须喝一碗酒,吃一筷菜才能离开,如果不吃,主人会认为你瞧不起他、嫌弃他。几个轮回,客人已经面红耳赤、醉态显露,需要人缠扶方能行走,这时主人最为高兴、最为得意。客人要回去,还得过另一道关卡,在村头路口,主人早就摆好桌子,盛上腌鱼、米酒、糖果、品红等东西等候。客人前扶后拥一到,有人用品红给客人打花脸(原来都用锅底拌猪油打花脸),有人在客人的脖子挂上用绳子串好的整条腌鱼,有人敬客人酒,有人喂客人菜,主人唱起挽留歌,客人回敬多谢歌,中间又是敬酒,又是喂菜,你来我往,歌声、酒声、笑声响彻云霄,场面十分热闹,只到日落西山、百鸟归窠的时候,主人才让客人完全脱身回家,喧闹了几天的村寨才渐渐平静下来,恢复她原有宁静……

(罗永明 杨代富)  

评 论(0

  该文章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