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物古迹

黄平县发现清(雍、乾)年间一武信郎(七品武官)墓葬

发布时间:2014/11/6 14:49:01  来源:且兰黄平网  阅读数:2656
 

笔者近日在黄平县新州镇凉风坳,发现一清朝(雍、乾)年间武信郎墓葬(纬度:26°55.029N、经度:107°53.613E、高度:945)

 

图为李道墓

该墓座南朝北,虽然坟墓主体较小,上部为半弧形的红砂材质墓碑(高1.5米×宽0.58米×0.15米),仍然矗立于墓前,碑文清晰可辨。文字内容为:中间横批记录癸山丁向,左边嘉庆九年二月清明谷旦,下江营千总孝孙三垣(五经)重孙时荣立,中央:皇清例赠武信郎祖考李公讳道之墓,右边:用价得买宅阴地一幅后  抵主顶前五丈左右各五丈。

 

图为李道墓碑

一、从碑文内容,得出以下信息:

{C}1.    墓主人李道当年在清朝军队中武信郎为七品武官。

{C}2.    其孙李三垣当年在清朝军队中营千总为正六品武官。

{C}3.    该碑为李道孙辈李三垣、五经等人于清嘉庆九年(甲子 1804)二月清明谷旦为其祖父所立,距今210年。

二、李道出生死亡时间碑文没有记载,从立碑时间清嘉庆九年(1804)推测,祖孙四代:即李道、儿子(不详)、孙(李三垣、五经)、曾孙:时荣,从结婚、婚育、军职等因素综合分析,其孙李三垣成家生子并在军队任职的年龄来看,最低年龄应该是在30岁上,自李道至李三垣等祖孙三代人的年龄间隔应该在30年左右,因此李道的死亡时间,至少应该从立碑时起向前推70年左右,即清雍正、乾隆年间(1734年左右)。

查阅黄平县这一时期(1734年前后)相关历史及其他史料:

(一)1992年黄平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辑出版的《黄平县志》大事记记载:

1. 清朝雍正十三年(1735)四月,民族军陷重安江驿、新州、二城。

2. 清乾隆元年(1736),改守务为都司。增设千总一员,把总三员。添兵三百多名。

3. 清乾二年(1737),新州、旧州二城重修。

4. 清乾六年(1741)十二月二十一日,兵部议准,贵州苗疆安设屯军,添置黄平三千总。

(一)1992年黄平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辑出版的《黄平县志》清朝的军事 机构驻军记载:

1.康熙二十六年(1687)裁兴隆卫入黄平州,另置黄施营,改属施秉游击管辖设守备1员,把总1员,兵200名。

2.雍正十三年(1735)改黄施营为黄平营,属台拱镇管辖,设守备1员,左、右把总各位员,兵丁200名。乾隆二年(1737),添设三司把总1员,兵300名,共500名。三年裁守备,改设都司1员。七年裁把总1名,兵丁100名。二十八年,添设额外外委。四十七年裁减兵45名。嘉庆初年,黄平营改由镇远镇管辖,设都司1员,千总1员、把总2员、外委3员、额外外委2员、马步兵355名,其中马战兵32名,步战兵146名,守兵177名。另分防71名。翁荡汛左司外委把总1员,兵29名。各汛所辖铺不等,皆分有兵员戊守。

(三)另据古州苗民起义的史料记载:清雍正十三年(1735)二月至乾隆元年(1736)五月,古州(治今贵州榕江县)苗民在包利领导下,反抗朝廷剥削压迫之武装起义。

1.雍正十二年(1734)七月,黎平人包利到苗疆腹地古州,以“苗王出世”相号召,大造反清舆论。十三年(1735)二月,官吏滥征钱粮,古州地区的八妹、高表等寨苗民蜂起反抗。包利乘机聚集2万余苗众,于二十六日围攻古州城北之王岭汛地。古州总兵研勋率兵前往镇压,苗众溃散。包利收集余众,北移至清江、台拱(今贵州台江)地区,从者复至2万。该地官吏告急,远在贵阳的贵州巡抚元展成、提督哈元生令古州、清江(今剑河)各派数百兵丁前往弹压。三月二十一日,包利率众包围台拱番招坉汛城,元展成仓促调附近各营汛驻兵共5000人,前往解围。途中反被包利军包围。四月,提督哈元生亲自领兵300人,前来督师,行至清平(今黄平南)杨老驿,始知情况严重,畏惧不前。

2.包利等探知清军驻防兵大半已移戍西北,各城守备空虚,便乘机发起攻势。五月初至六月中旬,苗众先后攻占凯里、重安堡(今黄平南)、黄平、岩门(黄平与凯里间)、清平、余庆等州县司驿,逼近镇远、思州(今岑巩)等府。雍正帝谕令果亲王允礼、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等十余人组成办理苗疆事务大臣会议,筹划用兵事宜;并于六月间急调云南、四川、湖南、湖北、广东、广西6省清军会剿。授哈元生为扬威将军,统领贵州、云南、四川清军万余人,由清水江上游进攻;任命湖广提督董芳为副将军,统领湖南、湖北、广东、广西清军万余人,由清水江下游进兵。七月,雍正帝又命刑部尚书张昭为抚定苗疆大臣,前往督师,兼理后勤。在调集清军之时,云贵总督尹继善已遣云南清军2000,星夜赴援,湖南、广西清军亦相继开到。起义苗众见清军云集,便弃城回寨。哈元生为打通云南清军东来之路,先进军凯里,又合攻重安堡。苗众回寨后,乘各地营汛兵力空虚,攻围营汛,阻截运道。于是,台拱、清江、丹江(今雷山北)、八寨(今丹寨)清军诸营同时告急。而八寨协副将军冯茂诱杀已降苗众600余人,更加引起苗民愤怒反抗,以致起义蔓延到更大范围。此时,清军将领哈元生与董芳发生内讧,结果大兵云集数月,旷久无功。

3.乾隆帝继位后,为扭转战局,除继续增调援兵外,下令将张昭、元展成、董芳等,以玩忽职守、贻误军机罪革职拿问。同时,任命湖广总督张广泗为七省经略,重新部署进剿。张广泗认为前一阶段进剿失败原因,在于分兵为战、守二部,致使用于作战的兵力不足。他决定采取剿抚兼施,以抚待剿的策略,先抚“熟苗”,后捣“生苗”,再惩“熟苗”,集中兵力,以整击散。十二月初,张广泗到凯里,分兵三路,进剿苗族村寨。凯里一路4000人,由四川督标副将长寿、贵州定广协副将军曾长治率领;台拱一路3000人,由广西左江总兵王无党、贵州黔西协副将康世显率领;清江一路5000人,由张广泗和湖北襄阳总兵焦应林、湖南九溪协副将李椅率领。三路清军分别向九股河上、下游和清水江下游各苗寨同时发起进攻。广大苗民堵路、筑城、挖壕、埋签,顽强抗击,但终因力量悬殊,无法阻挡清军围攻。年底,上九股的挂丁、郎川、空稗,下九股的台雄、打革,清水江下游的摆尾等数十个较大的苗寨,先后被清军攻破,苗民死伤惨重。乾隆元年正月,张广泗进一步部署围剿苗众:命总兵焦应林、副将长寿统兵留驻已攻占之苗寨;增调古州总兵韩勋、广东高州总兵谭行义、四川川北总兵王廷诏等部,连同原有清军,分为8路,进剿丹江、高坡、羊色、摆调、乌留等地。三月底,清军攻破近200座苗寨。包利被迫率众退入牛皮大箐。牛皮大箐位于黔东南苗疆中心,盘亘数百里,北为丹江,南为古州,西为都匀,东为清江。其主峰雷公山危崖入云,老树蔽天,泥泞没膝。是为易守难攻之处。包利率众将路径挖断,试图据守于此地以图再举。张广泗采用沿山筑长墙围困之策,檄诸军分扼箐口,然后四面搜剿。四月,起义军首领包利,于乌糯箐被俘。义军士气大受损伤,加之粮尽援绝,战斗力锐减。五月底,清军搜剿牛皮大箐,苗众损失惨重。六月至九月,张广泗回军清江、台拱、凯里、清平、黄平、施秉等地,大肆搜剿苗寨,数万苗众惨遭屠杀,一场声势浩大的苗民起义,终被镇压。

(三)据曹抡彬(黄平人,清康熙戊子(1709)年进士,官至知府,史志学家)同期所作的纪苗患诗十首,序的描述:“乙卯(1735)春,余内艰,服阕,偕眷北上。行次舞水,传闻苗掠八弓,渐延镇远,居民奔竄莫可御止。余亦有戒心,仓猝觅舟而下,时四月中浣也!警报日甚远迩,闻风洛胆,山路奔驰日不下万计,盖黔远处天未近,百年来沐圣天子柔远,招擕轻徭薄赋目不覩兵戈,为何物耳。不闻鼙鼓为何声習于太平者久故。一闻苗匪风鹤草木皆足惊,人人不思堵御,群事远征,職是故耳。二十一日辛酉,苗烧凯里,阖城遭戮;二十三日癸亥,苗夺重安;越三日乙丑,攻黄平新州,兵少无援,城破州牧死焉!一时全家遇害者如张君硕彦、初子大生、王子克明,其余不知姓氏者盈万累千,流血成河,横尸体遍野,皆惨不忍言。闰四月初五甲戌攻破黄平旧州,二十九日戊戌破余庆,五月初七丙午下清平。苗所到处掳掠子女,烧毁房仓,挖取藏物,掘发坟墓,势如燎原,莫可向迩。若非哈元戎抱赤心之忠,破积习之见,提兵救援,则全黔几何不尽为苗虏乎,幸蒙天听远切殷忧。

特加提督将军之衔更烦近御大臣之驾赍银百万赈济流民,一时西江渴鲋皆得起死回生矣!夫以一时之異惨实千古之奇灾,约略大端,疏为小引,不揣巴里赋诗十章,不独少抒余之愤毒,并备将来之有戒乎,苗患者不无取焉”。

曹抡彬母亲在家乡去世,他当年奔丧沿途见闻及描述,准确客观反映了战争之后的悲惨现状。

三、综合以上史料分析,黄平曾经在清朝雍正、乾隆年间(1735前后)发生了惨烈的战争,李道由于战争客死他乡,后来孙子为其重新购地立碑祭祀。

四、据《黄平县志》记载,清雍正时期黄平营驻军数量与人数众多的起义大军力量极为悬殊,李道可能是在清雍、乾年间守城或从他处增援黄平的战斗中阵亡。

(一)在清朝雍正十三年(1735)的战争中战死。

1.《黄平县志》载:“清朝雍正十三年(1735)四月,民族军陷重安江驿、新州、二城”。

2.史料载:“包利等探知清军驻防兵大半已移戍西北,各城守备空虚,便乘机发起攻势。五月初至六月中旬,苗众先后攻占凯里、重安堡(今黄平南)、黄平、岩门(黄平与凯里间)、清平、余庆等州县司驿,逼近镇远、思州(今岑巩)等府”。

(二)乾隆元年(1736)的战争中战死。

1.《黄平县志》载:“清乾隆元年(1736),改守务为都司。增设千总一员,把总三员。添兵三百多名”。

2.史料:“乾隆元年(1736)正月,随军来到黄平,六月至九月,张广泗回军清江、台拱、凯里、清平、黄平、施秉等地,大肆搜剿苗寨,数万苗众惨遭屠杀,一场声势浩大的苗民起义,终被镇压”。

五、其他分析

1.据此分析当时由于征苗战死亡条件所限,只能草葬于此或者他处(估计离此处不远),后人由下江营千总李三垣等后人,于清嘉庆九年间,重新原址或迁址购地安葬并立碑。

2.李道之子为什么不在碑文中,可能由于征战亡故时其子较年轻无功勋或较早死亡,无力为李道重新安葬立碑。

3.关于碑文中下江这个地名,至今无法定论,有以下几种参考: 

1)长江下游地区,包括江苏﹑安徽﹑浙江等省。

2)江苏省的别称,因江苏省居于安徽省的下游,故称安徽省为上江,江苏省为下江。

3)娄江的别称,即今江苏浏河。

4)从江县下江镇:下江镇是从江县最大的一个建制镇,辖39个行政村,人口3.3万,世居着汉、苗、侗、水、壮、瑶等民族。下江镇因地处都江、榕江下游得名。清雍正十年(1732)移潭溪吏目驻下江,次年置下江游击营,驻兵八百。乾隆七年(1742)下江兴建土城、炮台、城门、三阶为守备营垒,营员增至二千人。乾隆三十六年(1771)裁下江吏目置下江厅,民国二年(1913)改厅为下江县,民国三十年(1941)与永从县合并为从江县,县治迁至丙妹镇。从雍正十年至民国三十年,下江是游击营、吏目、厅、县建置驻地,其间长达200多年。营、厅、县时期城内建有衙门、营房、城隍庙、关帝庙、文昌宫、观音堂、天后宫、两广会馆、义库等建筑,置有义渡田、义学田等公众产业,筑有周长二里四分、高九尺、宽七尺的城墙和沿江长一百一十二丈五尺的石堤,并开设城门四座。当年商贾云集,街市繁荣,江上帆船(娘仔船)直达两广,是贵州重要的边贸商埠。当年贵州的第一辆汽车就是分拆乘船途经这里,后往三都上岸人背马驼运至贵阳的。

六、关于李道今天的后人

据今附近种植农作物的一位当地人说,该坟原来占地还要大一些,多年来没有人来挂清祭祀,估计在黄平无后人,原来该墓的周围还有几座无碑的坟墓,后来由于耕种毁坏。

拂去百年尘土,探寻历史真相。如今,李道墓仍然遗存于黄平这片土地上,墓碑蔚然矗立。触摸这座历经200多年前的历史实物,解读李道碑文,揭密300年前发生在黄平这段鲜为知人的血雨腥风战争历史,其意义远超过对李道墓的发现,李道碑文折射出来的深层次历史文化信息及细节,正亟待更多有志趣研究这段历史的人士及李氏后人共同发掘、探究。  

杨晓东/图文

评 论(0

  该文章暂时没有评论!